韩修



是或曾是心头好——

全职 韩叶 喻黄(撑着好长时间了) 双花
HP 德哈 (最近的心)
死鬼CP(不吃关于李赫除sunny外任何的cp)
X-men EC(别喂这个粮,我当然爱他们,吃得太多太多了。)


不吃任何原耽的同人文

我还很年轻呢

想一直画喜欢的东西

上路吧

非常抱歉占tag QAQ
请问有人知道这位画作者的名字和在哪里可以找到她吗 QAQ
想要这本画集很久了但一直不知道作者是谁,如果有小伙伴告诉我会非常感谢 QAQ
问到即删

窒息

眠狼:

他会一直指引你。父亲节快乐!
画一画那些伟大又可爱的父亲,共9P。
3天画了6张我基本是濒死状态了……总算赶上了。
……明天继续赶商稿,睡觉,晚安!

[原文整理]叶修/韩文清

大大辛苦啦谢谢

_(:з」∠)_:

-叶修和韩文清两人的互动,对对方的看法及其他人对叶修和韩文清两人关係的看法之原文整理


-没有收录霸图对兴欣的团体对打和巅峰荣耀番外的内容,两者都請自己去看


-只是想整理一下老将们和老叶的互动,正直的,非CP向。老叶和老韩互动较多,所以先整理了,下次会是老林。


顺手再放放之前整理过的:


[原文節錄]黃金一代/第四賽季出道選手內部互動章節[上]


[原文節錄]黃金一代/第四賽季出道選手內部互動章節[下]


[原文資料整理]人生又有多少個十年?


[原文節錄]雷霆戰隊


                                                                            




LOF好烦!
又说有敏感词汇……




放了去简书
链接




----------------------------------------------


整理毕后的感想:


-老韩真的在比赛以外的情况都是先打了老叶再作打算XDD


-然后其它人也是带着打老叶必需带上老韩,还有后辈心中必定是老韩治老叶


-真心觉得霸图铁粉才是对老叶真爱


-认真在这个有荣耀游戏的二次元世界,有没有人真的是斗神和拳皇双本命?看比赛时不心塞的吗?及……看老叶嘲讽或放垃圾话给老韩时气不气忿的?


-我从韩文清角度去看老叶……真心有好多时候都好想去揍他。



鬼行[酒茨]完

无以言说的棒!!!

白苍云狗:

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漂亮是分很多种的,有些娇俏,有些温婉。而她的美,带着三分高贵,三分傲慢,三分淫荡。


还有一分鬼气。


浪人已经注视她很久了,她却埋头吃着,背对着他。枫树下影子绰绰,落在她纯白的发梢,像是猫咪踱步而过的脚印。她一直开心的大快朵颐,从白天直到傍晚。而浪人,也就立在她身后,看了大半天。


夕阳落在她的窄肩上,轻轻的吻在她的双目。


她吃东西的样子不像个女孩子,岔开双腿,吃得满嘴都是痕迹。双手捧着食物,狼狗一样把整个脸埋在双掌间,用尖锐的虎牙把肉从骨头上剥离出来。她的脸很小,小得一低头吃,就被一双手给全部盖住。


又或者,她的手太大了。


女人为什么会长那么大一双手呢,骨节粗大,那是干活的手,是征战的手,是杀人的手。长在一个媚眼如丝的女人身上,竟然也毫不违和。那女人伸出她的大手,向旁边地方探取食物。是了,就刚刚一段时间,她就吃光手中所有食物。她吃得多么忘我,衣衫凌乱,半个胸露在外面,身上到处脏兮兮,白如玉的头发上也沾了食物的痕迹。


红色泼洒在白色上,成一副画卷。


 


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漂亮的,不该是一个人。


 


浪人觉得口渴了,他拿下腰间的葫芦,喝了两大口酒。女人纯真而放荡的吃东西,满足她自己的食欲,却勾起了浪人的性欲。


食色性也,大抵是不分家的。


他走进了一些,又一些,女人一直没有反应。她大手中握着什么好吃的玩意,她歪着头看了看,又低头嗅了嗅,才满意地丢进嘴里,嘎嘣嘎嘣地嚼了起来。


旁边倒落着一个人头,没了双眼,脸上两个黑窟窿往外冒着血。


这里到处都是七零八落的肢体。有人也有动物,大多数是人。


浪人的脚踩上了一个婴儿的手骨,脚压着骨头,骨头压着落叶,发出轻挠神经的声音。


喀拉。


女人回过头。


她满脸是血,没有一滴是她自己的。双目在一片污红中金光闪闪,表情不是哭也没有笑,不算冷漠,有一种习以为常的懒惰感。她见浪人朝她走来,便也站起身来,刚刚搁在裙摆里的脑髓啊眼珠啊都哗啦落在地上,黏黏搭搭的。


浪人不动了。


是恐惧?还是激动?


女人作猫步走来,她的猫步不大熟练,仿佛刚刚才学会。扭臀送胯也生硬得很,好像个大男人硬要装在女人的躯壳里。可是她那么认真在装,眼里掩盖不住的杀气和赤裸裸的欲望,又是多么至情至性。她走得近了,越来近了,踩在枫叶上的小脚粗了,外露的大酥胸变成了坚硬的胸肌,那双大手倒是没变,只是指尖发黑,一爪子下去,地府都要给他翻个圈来。


他大步朝站在那处的浪人冲过去,带着杀意与鬼气,一分鬼气如今成了十成十,高贵没了。傲气没了,只剩下稚嫩的伪装,藏不住骨子里散发出的嗜血。


他藏不住,他只想用全力捏碎面前人的脑袋。


黑色的爪,能抓破城墙,厚铁,能抓破天下之土,地府之火。


 


可是,却被浪人的一个刀柄挡住了。


 


林子里静了下来。


 


浪人用嘴拔开酒葫芦,咕咚咕咚地喝酒。他什么也不说,鬼也什么都不说,鬼吃饱了,浑身是劲,现在只想好好打一架。浪人呢,他从远方来,来到这片林子,本想见他许久未见的好友,却不想看到这样一只美艳的鬼,在林子里快活吃人。


他一声冷哼,眉间一瞬的杀气。


鬼看到,开心笑了。呲开的牙,血红血红:


“吾友。”


 


浪人的酒葫芦,落在了地上。


 


天地崩裂,瘴气百里,地裂深渊,天响惊雷。昼夜轮转,不辨古今。水中鱼儿游回了天,空中鸟儿飞向了地。世界混沌之初,盘古一把大斧分了上下,如今血月映照,又有谁让清明的天与地,又混作一片模糊。


沙石与妖气一起迅速盘旋,上了天,又落了下来,砸得几百上千生灵,一瞬去了地府阎王殿。


 


哎,只是可惜了这么一片大好的林子。


如今光秃秃地,只烧着不尽不灭的黑火。


 


四周的血腥气浓得化不开,闻来闻都是死的味道。黑云遮盖了天空,教人不知此时今夕何夕,又是白昼与黑夜。


浪人与那鬼双双立着,鬼伤得重些,不久只能坐在地上喘气。浪人想要喝酒,发现葫芦早成了粉,一壶好酒也都浪费了,他不屑地哼了一声。


回头一看,双目紫红,这才让人发现,原来他也是一只鬼。


白发大鬼伤得不轻,语气倒十分快乐:“几十年不见,吾友妖力更上一层楼。吾修炼多年,食人肉喝人血,还是不足吾友的百分之一。”他双手双脚一展,爽快道:“这架打得开心,打得真开心啊!”


浪人鬼不说话,酒虫子犯了,不来两口老酒,他烦得想杀了地上的那只鬼。


“挚友与茨木怕有几十年没有见了,这些年挚友过得如何?茨木游历大江南北,吃了数不清的人。有些达官贵人,又有些侠客武士。哎,无论男女老少,美的丑的,吃多了,吃起来都是那个味。茨木日日夜夜想念吾友,就是想和吾友打上一架,这么一架打得酣畅淋漓,让吾立刻死了也毫不遗憾。”


浪人走向躺着的白发鬼,双腿一跨,跨立于他之上。居高临下地看着。


“你没变,还是那么聒噪。”


“挚友也一样,那么强大,让吾想把身体献给你支配。”


 


白发大鬼双目闪光,那是孩童祈求玩具的光,少女祈求爱恋的光,老人祈求永生的光。月光落了一地,银色遍地,唯独比不过这只鬼闪亮的眼。


 


也许分别的几十年,也就都在这一眼里。


 


“我做了一世的武士。”浪人鬼说:“杀敌立功,成家立业,最后寿终正寝。”


“做人有趣,有了仁义道德,活得满身枷锁,然而按部就班,比做鬼有了许多乐趣。”


“常言鬼有无尽寿命,可得世上一切虚实。然而真的变得足够强了,又茫然四顾,什么也不想要了。”


白发鬼乖巧地听着浪人鬼说完。他道:


“吾友感到孤独,茨木便是为此而生。吾与友都强大,一起永生,方可排解孤苦之痛。”


“你又有什么资格这么说?”浪人鬼道:“吾近日见了一美鬼,名曰红叶。她得本大爷之心,得了全部。”


白发鬼听了他的话,竟然哈哈大笑起:“吾友又说笑了,吾友怎么可能把心给了别人?”


 


“吾友的心,全是茨木的。”


 


他的眼多亮啊,亮得能驱散世间一切阴霾苦痛。可惜这样的一双眼,却长在一只鬼的身上。


 


浪人鬼勃然大怒,红发冲天,低下身来,死死掐住白发鬼的脖子。妖气霸道,把白发鬼的脖子掐出了血。血从指缝流出,滴入了泥土地中。


他是要杀了他么?


“敢说这样的话,你好大的胆子,茨木童子!”


“吾愿把所有给挚友,就像挚友千百年只念着茨木一样。若是此句有半句虚言,茨木愿意立刻死在酒吞童子的手里,下地狱,永世不再投胎。”


他笃定他的心在自己处,竟愿意用毒誓来明志。


 


浪人鬼放开了手。


白发鬼的血,顺着他尖锐的指尖,一滴滴的滴落下去。


 


他们都在喘气。可能是累了,可能是别的情绪作祟。


“还能动么?”


白发鬼听到,挣扎道:“有些伤重,但是不碍事的。”


狼人鬼拉着白发鬼的领子将他拽了起来,舔舐着他脖子上五个鲜红的指头印。


“能动就行,老子现在要操你。”


他狠狠咬上了白发鬼的喉结,他喜欢喝他的血,甘甜味美,比神酒还要让人魂牵梦绕。


 


他们已经快一百年没见了。


但是一百年又又何妨?他们可以活万万年,这一百年,不过沧海一粟。


 


林子里的腥臊气和血腥味,终究还是引来了其他精怪。道行浅的家伙们,能食得人肉已经是不容易。若是能沾染大妖怪的一些气息,比吃十年人肉还能增长功力。


有些胆大的,从百里之外的地方跑过来偷瞧。


白发鬼和红发鬼筋疲力尽,又打了架,又做了爱,一点力气也没了。两只鬼赤身裸体,靠在仅存的几块大石头上闭目休息。林子里四处飞溅的,除了死物的血之外,也有两个大妖怪打斗时流的血。那些小妖怪像见了什么了不得的宝物,纷纷如野狗一样,围着红发鬼和白发鬼丁点的血,不要命地舔。


两只大鬼懒懒地看了那群家伙一眼,又毫不在意闭上眼睛。


 


“万物皆蝼蚁,我酒吞童子落了个无敌的称号,却只有酒和月亮能够陪伴我。”


“酒有干涸时,月有陨落日。唯有强者彼此攀附,才能生生不息,死死纠缠。”


“哦?那你是想如何生生又死死?”


“那便是与吾友一同享受永生之苦,孤寂也好,苦闷也罢。只要彼此还能厮杀,还能互啖血肉,这世上便永远有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这一双大鬼。”


白发鬼微笑道:“吾只认酒吞一人强于我,其他的,茨木拼死也要吃了他们。”


 


两大鬼又昏睡七天七夜。


 


又有些力量强些的妖怪,见二鬼睡得死沉,就大胆上前,妄图杀或伤了两鬼。刚刚近了身,红发大鬼就双目怒睁,大喝一声滚!生生把那妖怪的胆给吓破,直接吓死。


茨木一爪子,就把妖怪的尸体抓了个稀巴烂。


 


又几日晴好,两鬼体力全部恢复。四周荒芜,什么都没有,却更加显得之中两个鬼风华绝代。他们都长发及腰,一红一白,赤裸着矫健干练的身体,并肩随意走着。又是到了河边嬉闹,又是到了悬崖处,往远方繁华都城看着。


 


“吾又要去远行了,挚友你呢?有何打算?”


“暂且先回大江山休息十年。”


“茨木远行完,也回大江山与吾友一起喝酒。”


“怕到那时,本大爷又出去快活了。”


“也是。挚友强大任性,天地间没有不能去的地方。”白发鬼妖气凝了起来,又化成一温婉的女子:“那就此别过?”


“有缘再见。”


 


两鬼相背而行,渐行渐远。忽然天地一苍鹰飞过,白发鬼仰头看天,心中有了些许话,就立刻大声说了出来:


“茨木童子,心悦于你,愿献出身体,祭出灵魂,愿使出全身力量,与你杀个天荒地老。愿你永生强大,与你万万年比肩,愿作你明月与酒,不干涸,不陨落,你在一天,吾便在一天。”


背对着他的红发鬼听了,爽朗大笑,回道:


“酒吞童子,心悦于你,愿作鲨鱼爱血,野狗撕肉,穷人恋钱,富人贪权。愿日日思念你血,夜夜想念你身。愿你所求死,便杀了你,你所愿爱,便娶了你。你若求生生世世,就给你生生世世,你若求一朝一夕,就绝不多活一秒。”


二鬼听罢,双双大笑。都举起右手挥舞,潇洒道:


“一别而过,随缘再见吧!”


 


之后又别数十年。


 


Fin




后记:


我就是要茨木小天使特别自信自己在酒吞心里的地位,才不是游戏里别人问一句酒吞在哪就落寞地说他什么都不告诉我那小寂寞的样子!



【污贼剧组】全职高手双花同人广播剧《喂,隔壁的》

啊啊啊啊花轮大大!!!!

Dasiv:

真正听到的时候真的比预期的要赞很多!!孙哲平说我没大爷之后笑的那段我简直恋爱了(????)各位都辛苦了!真的很用心!!!大家太棒了!期待下一期!><


污贼剧组:



#污贼剧组#
【污贼教会!大义永存!】
#全职高手双花同人广播剧《喂,隔壁的》
Staff:
原著:dasiv《喂,隔壁的》
策划:owning桑【污贼剧组】
导演:展明迟【应天府办事处】
编剧:祈颜【自由人】
美工:CO2【自由人】十一【污贼剧组】
后期:白落轩【污贼剧组】,画粽【污贼剧组】,夜千【污贼剧组】

第一集Cast
张佳乐:花轮同学【荣耀剧组】
孙哲平:花莫邪【污贼剧组】
旁白:竹枝【自由人】
司机甲:神级怪兽【雾渊阁】
司机乙:小鱼干【未来之声】
司机丙:神级怪兽【雾渊阁】
旅馆老板:上官佑【自由人】
辅导员:斋藤一【月声配音社】            


 污贼剧组第一部长剧登场w,在策划的这么长时间中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拖了超~久,终于在今天产出啦!第一集因为时间关系和经验问题还存在瑕疵,但是后面我们会慢慢改正,敬请期待www,下放b站传送门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794504/   
【污贼教会,大义永存!】





【喻黄|ABO】陷落(本宣)

这个阵容厉害到不行

风ling摇摆:

在这个锦鲤吉祥的大好日子里我来简单明快地发个一宣~
是的就是连载了很久让大家久等的陷落它终于写完啦,感谢每一个追过来的读者厚爱,给你们比心❤
因为连载期间一直也被大家询问要不要出本,再加上我也不确定今后还会不会有精力再写个大长篇,所以决定还是出出来纪念一下~
本子信息如下:
尺寸:A5变形
字数:15w左右
新内容:包括两个番外,其中一个会在预售前公开~
页数:280P上下
定价:(待定)
特典:包括随书附赠和限定特典,因为想做的东西貌似不太好做,于是决定手工技能再现江湖,总之保密,请大家期待嘿嘿~
封面: @北落师门  @缄默症 
插图: @炉心糖  @BACK UP  @嘿~!  
校对:小黑
Guest:  @燃烧原野  @青山为雪 
预计时间:2017年3月

谢谢基友们的帮忙=w=!
有意向的朋友们麻烦先填个印调吧,让我思考一下怎么做比较好~谢谢大家~~


印调点我:陷落一个随便的印调




乐乎上的韩叶文整理(上)

小天使

韩叶文整理:

乐乎上的早期文不好找,很多产出就埋没了,一直想着韩叶那么多的tag有人整理就好了,没想到最后自己忍不住出手了_(:3」∠)_ 对产出无能星人的我来说算是对韩叶这CP出了一份力了吧,开心。


本来想一鼓作气扫完的,不过工程量太大,就分成上下两部分了。


以下是从最早的韩叶tag扫到14年7月份的整理,按lo主、长篇、短篇分类,不怎么精细,有些就懒得分了。


太短的段子或脑洞没收,被和谐得没头没尾找不到存档的文没收,多CP的文大多没收,然后肯定有错漏,见谅。




长篇连载


假装蒹葭



青山为雪



一个摸鱼的



一枕黄粱



比众木



没草吃的马儿不想跑。



强袭冷却塔



陌上芳菲歇



琳琅铺



人生何处不相逢



竹里馆



快给我药



此處留白



千千夜



杏仁豆腐与芒果布丁



沉浸在迷人嗓音中



Mornwindleave



-拟酒-



樱子家喵



Mr.ColdeR



妖凌莫名中……



惊蛰



花间未眠



 让你窗本跪摊了吧



毒牙沼泽



冰糖葫芦



Imaginaerum



做个窝



芥末墩儿



叶锦城



年黏



荒芜之梦



若草



空山风鎏



老韩你快冲他乐一个



中白



Cassie



兮凝之



梓山夜枭



江河



叁盖衣



温煜day



Hatikva



罂粟堇



改个名



狂岚暴雨的相遇



阿人



果汁机炸了



紫玲忆



十四君_



灣灣



昨夕今朝





七荼



程亦骁



海風之聲(海參)



夏蟲的東西塞這裡...



南宮✖



清一色无法辨识



对着干



巨巨米奈



-sora-



瀲灩×微漾



忆如花开朝落



一攤情水染墨棠。



苇江



一喻孤州夜雨声



环状66号线



掐死五月



言语之上



I/another



果壳中的世界



鳴蜩



毀人不倦徵信社



小D



浮生



鸾觞禊饮





短篇


青山为雪



假装蒹葭



一个摸鱼的



去往无风之地



北落师门



一枕黄粱



没草吃的马儿不想跑。



快给我药



竹里馆



寒沙



装锁



叶拖拖



一只裳裳



温柔搏杀



几米阳光



强袭冷却塔



陌上芳菲歇



角瓜2.0



无色妄想



我说你听



潜行生物



紫玲忆



此處留白



中白



悅來客棧



比众木



天高云淡



銀葉亭



荆棘城堡



灣灣



卡文不想撸



林眼镜儿



五十度灰



Flournox



雨中曲





一叶知少天



迦南过境



荀阿贩



狂风骤歇



乙女ロード™迎娶枝枝走上人生巅峰的咸鱼子



卖少年的手术刀



琳琅铺



月下的光华



不会光合作用的一棵树



修罗场



鬼卿_旧伞



Kiriya



不不不不不不



晓城九夜



花屑糖霜



頹毛說不出口



我是一颗梨♪



MK_kira〜



十四君_



Free will



果汁机炸了



-拟酒-



葬歌江浅



二千块一碗狗血。



鹿子かこ



沙发北



世界需要我☆



塞尔维申



开阳的粉末



牛哄哄-寒衣催刀



夢醒 時分



╟彼岸╪滄海╢



阿柒柒柒柒-



zo



流水間



沉浸在迷人嗓音中



孤岛Island



迈向终点第八二七步



清一色无法辨识



四千三百萬光年



浮空幻想



过敏中



灰尘



老韩你快冲他乐一个



阿贞的说



alphbet



灵火



只有路痴才看得到我



大神只可远观



糖木苏



烽火连三吨



燦爛千陽



精分中的凉茶-辰衍☆



蟲窩



Morry



篆楷隶行



昨夕今朝



青梅酿梦



乐正雨枫



偷偷開個群嘲



von Dresden



点墨成血。暮欢



绿水因风



洛水湯湯



九公升汗水



喵了个烦



黄。瓜



若宇呢喃



醉臥懷陽_看着天亮说晚安



罗睺丨冷凰月



猫咪兔咪



情之所往半生相偿



特格特



朝歌夜弦



望山雲霧。



自走型機器人



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吾風/初風



KY帅气冲天



出柜的衣柜😞



兮凝之



西湖苦茶



杂草园子



梓山夜枭



落葉歸根。



毀人不倦徵信社



桃生爱



星返_想当叶修的烟



腦子有洞



喵嗷



Easta_Lee



巨巨米奈



小曦君_柔柔痴汉



夜游灯流



柠敬盐



白駒留步



须藤镜



N少將



葉神粉_小幽



虛空萬里雙鬼同路



鸣琴三奏



世瘋日嚇



夏蟲的東西塞這裡...



夜不思眠(*´﹃`*)



酿茶煮酒醉拈花



南宮✖



Gluaki



青黃色



墨舞倾城



头顶锅盖誓死不更文



清閒的帶賽窩



天羽



吃草药的玉米



愚者的行旅 #



荒。



我有小辫子☆



明日菊D



优生十号



皓月当垆



荆州庸大夫



一剎芳華-襲音



十年.一如既往



腐子-我回來了請多指教!



凛萧



青栗



三日不绝



一塊深井冰(?



不在燈火闌珊處



百末君



白城春草



临溪渔月



It's My Life



l'aube



阿馨





真柄墨江|深陷太郎與石青沼



凌侍



綾。_



婉什



青轮



悠璃_



YiJian



Ayue君



迷雾不兴



西西西西西西西西奈莉



伫听寒声°



逃脫貓



關亭亭 ✤ 單人懸崖



人生大爆炸



NO TITLE